星期日, 22 5 月, 2022

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成助力當前穩增長“主引擎”

當穩增長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時,人民銀行多次提及要“積極主動謀劃增量政策工具”,引發市場對於接下來會有哪些增量工具推出的猜測。

人民銀行副行長陳雨露5月12日在出席中宣部舉行的“中國這十年”系列主題新聞發佈會時表示,人民銀行將加快落實已經出臺的政策措施,積極主動謀劃增量的政策工具,穩定信貸總量,降低融資成本,強化對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的金融支持力度。

從近期央行落地的舉措和表態看,增量工具中,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值得更多期待,後續不排除還有更多新創設的專項再貸款再貼現等工具,定向支援實體經濟困難行業和特定領域,實現貨幣政策的精准滴灌。

實際上,近期貨幣政策聚焦支援小微企業和受疫情影響的困難行業、脆弱群體,結構性工具正成為貨幣政策助力當前穩增長的“主引擎”。

根據統計,4月以來相關部門已先後宣佈推出總計超4400億元的各類再貸款工具。具體包括2000億元科技創新再貸款,400億元普惠養老領域再貸款,1000億元再貸款支持交通運輸、物流倉儲業融資,以及再增加1000億元支持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專項再貸款額度等。而央行在最新發佈的《2022年第一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透露,還將“適時增加支農支小再貸款額度”、“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積極做好‘加法’”等。

東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對記者表示,一季度貨政報告明確提出“適時增加支農支小再貸款額度”,也是與2021年四季度貨政報告相比新增的內容。這可視為對4月29日政治局會議要求“抓緊謀劃增量政策工具”的一個具體落實。二季度或將出臺類似2020年的專項再貸款再貼現計畫,更多領域將被納入定向支持範圍。

光大證券首席銀行業分析師王一峰認為,疫情擾動下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重要性提升。再貸款工具在落實產業政策方面發揮更大作用,再貸款能夠有效兼顧“穩總量、調結構、促平衡、防風險”,各類再貸款工具將加大使用,後續有望進一步“提頻、擴面、增量”,也將成為寬貨幣和寬信用的主要抓手。

不少分析指出,不同於降准降息等傳統貨幣政策工具,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兼具數量和價格的雙重功能,在增加流動性並發揮信貸撬動作用的同時,還能起到降低銀行負債成本的效用。以央行近日新推出的科技創新再貸款和普惠養老領域再貸款為例,都採取“先貸後借”的直達機制,按季度發放,央行對符合條件的機構按相應貸款本金的一定比例提供再貸款資金,再貸款資金期限通常為1年期,目前利率僅1.75%。

“回顧2020年疫情後的經濟修復階段,貨幣政策也以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為主。”中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明明稱,2020年以來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累計投放基礎貨幣2.3萬億元,起到“四兩撥千斤”的撬動作用。短期來看,貨幣政策的目標也傾向於聚焦支援小微企業和受疫情影響的困難行業、脆弱群體。結構性貨幣政策具有定向性的特徵,更適合解決經濟的結構性矛盾。

不過,儘管結構性工具在貨幣政策中的重要性顯著提升,但這並不意味著傳統貨幣政策工具不再具有空間。只是由於主要發達經濟體貨幣政策加速收緊的影響正在顯現,跨境資本流動更不穩定,降准降息的使用對時度效的把握提出了更高要求。

王青認為,二季度還是存在繼續降息降准的可能。在經濟下行壓力加大階段,降准降息能夠全面降低企業融資成本,激發實體經濟信貸需求,推動新增貸款、社融規模擴張,充分發揮貨幣政策的逆週期調節作用。

此外,存款利率自律定價機制4月迎來新改革舉措,自律機制成員銀行可參考以10年期國債收益率為代表的債券市場利率和以1年期LPR為代表的貸款市場利率;且4月最後一周,全國金融機構新發生存款加權平均利率較前一周下降10個基點。不少觀點認為,這意味著,即便在MLF利率不動的情況下,5月20日公佈的最新LPR亦有望“降息”。

明明認為,週期性因素和結構性因素疊加、短期問題和長期問題交織的複雜環境,對政策制定水準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方面,要控制政策出臺的節奏,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另一方面也要把握政策刺激的力度,避免帶來資產價格泡沫等問題,在珍惜正常的貨幣政策空間的訴求下,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顯然是目前關鍵抓手。

(文章來源:證券時報網)

Previous article財經焦點
Next article恆指窄幅上落

Related Articles

Stay Connected

628,632FansLike
13,288SubscribersSubscribe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Latest Articles

Translate »
Open 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