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22 5 月, 2022

馬克龍連任!但競爭仍未結束?

法國現任總統馬克龍戰勝勒龐,成功連任,但他的改革措施能不能在下一個任期順利推進,還要看6月的立法選舉的結果……

在重演五年前與勒龐的對決中,馬克龍再次上演了贏家的角色。

當地時間4月24日晚間,法國總統大選第二輪投票結束,主要出口民調顯示,現任總統馬克龍以58.2%的得票率成功連任,擊敗極右翼國民聯盟領袖勒龐。

44歲的馬克龍成為繼希拉克之後,法國20年來唯一連任的總統。

競爭仍未結束

在法國地標埃菲爾鐵塔前,馬克龍的支持者揮舞法國國旗和標語歡呼雀躍。根據第一批民意調查,馬克龍在60歲以上的人,特別是70歲以上的人中得分最高。他還特別受高管、退休人員和至少受過三年高等教育的選民支持。

投票結束後不久,馬克龍牽著夫人的手步行來到了巴黎戰神廣場,向支持者們宣佈自己的勝利。演講中,馬克龍試圖塑造出統一者的形象。

“我不再是一個陣營的總統,而是所有法國人的總統”,他說:“我知道,對於今天選擇極右翼的許多同胞來說,導致他們投票支援的憤怒和分歧也必須找到一個回應。這將是我和我周圍的人的責任。”

與此同時,勒龐承認敗選。

按照規定,第二輪大選投票結束後,憲法委員需要查閱選票資料,處理爭議問題,最終將在4月27日,由憲法委員會主席洛朗·法比尤斯來公佈選舉結果,正式官宣法國的新總統。

馬克龍第二任正式就職會在5月13日之前。然後現任總理辭職,隨即任命一位新總理並組建政府。

現在,所有的政治力量都在為6月的立法選舉做準備。馬克龍需要努力保持前進黨在國民議會的多數黨地位。如果前進黨不能獲得多數,馬克龍將被迫實施“共治”。

而勒龐在宣佈敗選時也已經同時表示,這場鬥爭還沒有結束。立法選舉中,她將繼續成為馬克龍的強大反擊力量。

符合歐盟期待

選戰期間,歐盟官員擔心,大選的爭奪結果可能將決定歐盟的未來。如果勒龐勝出,勢必將在歐盟引發衝擊波。分析人士認為,馬克龍連任對於加強歐盟在新冠危機之後表現出來的團結和一致至關重要。

對於歐盟而言,馬克龍的當選意味著穩定和凝聚力。馬克龍鎖定當選後,來自歐洲的領導人紛紛祝賀。

歐洲理事會主席蜜雪兒(Charles Michel)在社交媒體發文表示:“在這個動盪的時代,我們需要一個穩固的歐洲和一個完全致力於建立一個更具主權和戰略性歐盟的法國。我們可以再期待5年了。”

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也表示:“我很期待能夠繼續我們的出色合作。我們將一道繼續推動法國和歐洲向前發展。”

英國首相詹森稱,“很高興將繼續與馬克龍合作”。詹森用法文在推特上表示,法國是英國“最親密”的盟友之一,“我非常期待兩國在世界重大問題上繼續合作”。

德國總理朔爾茨也用法語發推文說,法國選民發出了“支援歐洲的強烈信號”,並表示希望繼續進行良好的合作”。

馬克龍的辦公室還表示,朔爾茨此前已致電馬克龍表示祝賀,“這是總統接到的第一個祝賀電話,是法德友誼的標誌”。

荷蘭首相馬克·呂特也表示,“期待繼續與法國在歐盟與北約廣泛和建設性的的合作,並進一步促進我們兩國之間的友好關係。”

義大利總理馬里奧·德拉吉也表示,馬克龍在法國總統選舉中獲勝是整個歐洲的好消息。

市場也對馬克龍的當選作出反應,歐元兌美元和其他主要貨幣上漲,交易商押注歐盟將更加強大。

在“右轉”中推進改革

在選戰期間,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在海外議題上,馬克龍和勒龐為法國提出了未來五年內兩個截然不同的構想。在歐洲、經濟、購買力、與俄羅斯的關係、養老金、移民、環境等諸多問題上,兩位候選人的方案相互對立。(詳見此前報導《法國大選最全解讀來了》)

媒體的出口民調統計投票數跟官方肯定會有差距。不過,數字已經足夠表明,法國民眾在兩個法國和兩種世界觀之間作出了何種選擇。

馬克龍的連任在一定程度上代表著連續性。而從馬克龍在3月17日公佈的競選大綱來看,在第二個任期內,沒有連選連任顧慮的新總統將更加大刀闊斧地進行第一任沒有完成的改革。

在競選期間,馬克龍承諾打造“更加獨立自主”的法國。他的競選綱領共分三個部分,分別為代際之約、生產力之約以及共和國之約。在第一部分的代際之約中,主要聚焦于法國的民生以及社會改革,力圖為法國人生活提供更好的條件。第二部分則聚焦有關稅收、投資以及工業發展方面的改革,提升法國的工業競爭力以及法國的生產水準。在最後的共和國之約中,馬克龍注重有關治安、軍備方面的議題。

他承諾推進退休制度改革,延長法定退休年齡,提高最低養老金標準以及改革失業保險制度等。他還表示,將大幅增加科研投資,促進發展可再生能源和核能,加大農業投入等。針對非法移民問題,馬克龍表示,將制定更加快速高效的遣返程式,對不配合遣返的國家收緊簽證政策。

在國防方面,馬克龍表示,將加大對軍隊特別是尖端軍事科技的投入,並計畫將軍隊預備役人數增加一倍,以提高法國應對危機的能力。

法國選戰期間,有輿論曾經說,如果勒龐勝出,無異于將成為法國政壇大地震。4月24日,這場“地震”並沒有發生。

不過目前,法國在新冠疫情和俄烏衝突的夾擊下,面臨的內外部挑戰正在加劇,馬克龍的第二任期,註定走得不易。

另一個不容忽視的事情是,極右翼勢力正在法國崛起。

從上一次大選到這一次,極右翼力量有了很大進展。兩人在2017年第二輪對決時,馬克龍以66.10%的高票當選,而勒龐僅獲得33.90%,這一次,勒龐的支持率達到了41.8%——這是極右翼候選人有史以來的最好成績。

在當今法國的政治版圖上,政黨“碎片化”已是事實,傳統右派共和黨以及傳統左派社會黨均已邊緣化,而勒龐和她的國民聯盟在對抗勢力中獨佔鰲頭。

放眼整個法國,民眾求變心理、對主流政治的不滿愈發強烈,一些帶有極端色彩、尋求簡單邏輯的方案越來越受民眾歡迎。首輪投票結束後,來自極右翼政黨的3名政客合計獲得了約1/3選民的支援,正是反映了整個社會思潮正在逐漸偏向“保守”。

即便是馬克龍,也在朝著“溫和的右派”靠攏。過去的五年,馬克龍“中間派”的路線未能完全讓民眾滿意。越來越多的早期支持者表示,馬克龍最初打造的進步社會願景缺乏真正的後續行動,讓他們感到失望。

在此前的一次內閣改組中,馬克龍任用了強硬派吉羅德·達爾馬寧取代了左傾的內政部長。達爾馬寧使用了極右翼的語言,承諾將為國家帶來“秩序”。之後,其推動了一項安全法案,受到廣泛批評。

曾任共和國前進党副主席的議員皮埃爾·佩爾表示,達爾馬寧高調推動的安全法案,是對馬克龍社會自由主義承諾的“否定”。

在一個充滿不確定性的2022年,馬克龍將開啟他的第二個總統任期征程。

五年前,時年39歲的馬克龍擊敗法國兩大傳統執政黨大獲全勝,成為法國最年輕的總統。

五年後,馬克龍又贏了。這重複了五年前的“舊劇本”,但裡面已經滿是“新劇情”。

(文章來源:證券時報網)

Related Articles

Stay Connected

628,632FansLike
13,288SubscribersSubscribe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Latest Articles

Translate »
Open 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