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26 11 月, 2022

重磅!央行出手維穩:降低外匯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人民幣應聲止跌拉升,更多穩增長政策密集出臺!

股匯“雙殺”下,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快速走貶,離岸匯率一度跌破6.6重要關口,但央行“出手”的速度更為迅速。

4月25日,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盤中跌破6.6關口,為2020年11月以來首次,日內跌幅超1%;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盤中跌幅一度高達900個點。

不過,央行也果斷出手穩定匯市預期。就在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跌破6.6關口不久後,人民銀行官網發佈消息,自5月15日起,下調金融機構外匯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即外匯存款準備金率由現行9%下調至8%。

這是央行時隔四個月多後調整外匯存款準備金率。下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相當於向市場釋放更多的美元流動性供給,從而可以減輕人民幣兌美元的貶值壓力,有助於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在均衡水準上保持基本穩定。該消息公佈後,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快速拉升200個點,升破6.58關口。

25日當天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快速走貶,儘管有當日股市大跌的帶動,但近日人民幣匯率貶值的明顯提速也反映出當前國內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和市場預期的轉弱,多位經濟學者近期呼籲採取一些見效快的政策措施,加大對穩增長的支持力度,力保二季度經濟增速重回5%以上,為實現全年經濟增長目標夯實基礎。

預計新一輪穩增長措施將於近期密集落地。4月25日,國務院辦公廳發佈《關於進一步釋放消費潛力 促進消費持續恢復的意見》(下稱《意見》,出臺一系列舉措促進消費有序恢復發展。

釋放約100億美元外匯流動性 
穩預期的信號意義更強

外匯存款準備金率的調整,被看作是央行穩定市場匯率預期的政策工具箱中的一項儲備政策。從過往央行的操作看,一般在匯率快速大幅升值之際,可以通過上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減輕升值壓力,反之亦然。

這是央行時隔四個月多後調整外匯存款準備金率,此次調整的背景則是自上周以來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快速走貶。4月25日,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盤中跌破6.6關口,為2020年11月以來首次,日內跌幅超1%;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盤中跌幅一度高達900個點。

中國銀行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王有鑫對證券時報記者表示,外匯存款準備金率是重要的跨境資本流動宏觀審慎政策工具。當前在匯率價格和市場情緒出現較大變化時,進行調整可以很好地發揮逆週期作用,改善外匯供求形勢,釋放政策信號,起到穩定匯率和市場情緒的作用。

實際上,作為逆週期調控工具,央行曾在去年6月和12月兩次上調外匯存款準備金率,將準備金率由之前的5%提升至9%。但與當前形勢不同的是,去年調整更多是為了控制人民幣過快升值。而目前隨著市場形勢發生變化,人民幣由升值階段進入調整階段,外匯存款準備金率下調也是題中應有之義。

“外匯存款準備金率的下調可以向市場釋放之前被鎖定的外匯流動性,增加市場外匯供給,從而起到控制外匯升值、緩解人民幣貶值壓力的作用。”王有鑫表示,當前我國市場主體外匯存款在1萬億美元左右,下調1個百分點的存款準備金率大約可釋放100億美元外匯流動性,與之前上調時動輒2個百分點的調整相比,當前政策變化的信號意義更強。

人民幣匯率將逐漸回歸平穩波動

對於近期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快速走貶的原因,儘管有美元指數不斷走強的外部因素推動,但不少分析認為,由於近期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貶值幅度大於美元指數的上升幅度,且人民幣兌一籃子貨幣匯率也出現貶值,這說明近期人民幣匯率貶值更多由國內因素驅動。

南方一銀行外匯交易人士對證券時報記者表示,上周以來,外匯市場客盤交易量放大,目前結匯和購匯量都有所放大,結匯主要是出口企業等市場主體逢高結匯需求的不斷釋放。3月以來,國內經濟基本面受三重壓力拖累,加之疫情多地散發,經濟面臨的下行壓力加大,出口增速下滑,需要匯率展現出彈性。

不過,儘管上周以來人民幣匯率有貶值加速之勢,但即便在當前點位,人民幣匯率依然顯得較為堅挺。反映人民幣兌一籃子貨幣匯率的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截至4月22日仍在104左右,較年初仍升值1.7%左右。

展望今年往後的人民幣匯率走勢,不少分析指出,在美元快速升值週期中,人民幣難以獨善其身,人民幣匯率仍有一定的貶值空間,但不存在大幅貶值的基礎,難以形成持續性的單邊貶值趨勢。

國家外匯局副局長、新聞發言人王春英近日也表示,近年來,人民幣匯率彈性不斷增強,及時有效地釋放了外部壓力,市場預期保持穩定,外匯市場交易理性有序。當前境內主體外匯存款在7000億美元以上,這也屬於歷史高位。企業通常會擇機結匯,“逢高結匯、逢低購匯”的理性交易行為,可以有效平抑部分匯率調整,有助於人民幣匯率總體穩定和外匯市場平穩運行。此外,從當前人民幣對外匯遠期和期權等衍生產品相關指標看,沒有隱含明顯的升值或貶值預期。

王有鑫也表示,目前市場預期和情緒變化是影響金融市場的重要變數。從過去政策調整節奏和效果看,政策的出臺對穩定市場預期將起到重要作用。除了外匯存款準備金率外,我國還擁有遠期售匯外匯風險準備金率、企業境外放款宏觀審慎調節參數、跨境融資杠杆率等宏觀審慎調節工具,預計人民幣匯率急貶勢頭將得到控制,人民幣匯率將逐漸回歸有序、平穩波動。

穩增長政策再密集發力 聚焦促內需

長期看,匯率的變動是經濟基本面變化的反映。近日人民幣匯率貶值的明顯提速,也反映出當前國內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和市場預期的轉弱,多位經濟學者近期呼籲採取一些見效快的政策措施。

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一鳴表示,穩定宏觀經濟大盤是當務之急,當前有效地控制住疫情,特別是在5月上旬能夠控制住疫情,並實施更大力度的宏觀政策來對沖疫情影響,使二季度經濟增速能夠重返5%以上,為全年實現5.5%的經濟增速預期目標奠定基礎顯得尤為重要。要積極有效地擴大國內需求,下一步擴大消費可考慮向低收入群體,特別是困難家庭提供更多的直接補貼。

據國是指通車報導,全國政協常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楊偉民也表示,目前應更有重點、更有針對性地採取一些見效快的政策措施,加大對穩增長的支持力度,如更科學精准防疫,對低收入群體給予資金支持以擴大消費等。

預計新一輪穩增長措施將於近期密集落地。4月25日,國務院辦公廳發佈《關於進一步釋放消費潛力 促進消費持續恢復的意見》(下稱《意見》,出臺一系列舉措促進消費有序恢復發展。

《意見》從促進消費有序恢復發展、著力穩住消費基本盤、完善支撐體系、持續深化改革強化保障措施等多方面著手促進消費恢復。

《意見》提出,要著力穩住消費基本盤。積極推進實物消費提質升級,加力促進健康養老托育等服務消費,持續拓展文化和旅遊消費,大力發展綠色消費,充分挖掘縣鄉消費潛力。在各大中城市科學規劃建設一批集倉儲、分揀、加工、包裝等功能於一體的城郊大倉基地。汽車、家電為重點,引導企業面向農村開展促銷,鼓勵有條件的地區開展新能源汽車和綠色智慧家電下鄉,推進充電樁(站)等配套設施建設。穩定增加汽車等大宗消費,各地區不得新增汽車限購措施,已實施限購的地區逐步增加汽車增量指標數量、放寬購車人員資格限制等。

(文章來源:證券時報網)

Related Articles

Stay Connected

628,632FansLike
13,288SubscribersSubscribe
- Advertisement -spot_img

Latest Articles

Translate »
Open chat